飒SI

日常

Munchem-慕尼:

考完了。在计划做下一批加油大魔王的同人钥匙扣,这次是小莩中心向的,大概有4套不同的服装,在考虑要不要做大结局的小莩和沙拉曼的合影钥匙扣。因为时间充足+画攻进步,生产的委托商也会换更好的,所以期待这一次质量会更好。第一批没卖完的在第二批开始通贩后也会同步降价处理。




其实我也想做立牌…………




另外这次会增加穿越西元3000后的同人钥匙扣,预计是主角四人。

爷,有什么吩咐🐱

周小铭:

《拆迁地中的猫》-- Shanghai, Mar 09 2017.

【回到1997_小米浏览器】我梦见我回到1997年,成了亿万富豪。但或许不是梦呢…… | http://act.browser.miui.com/huidao1997/?from=xialadonghua&#_miui_fullscreen=1

【超蝠】-最后留言-一发完

呜哇哇哇(。•́︿•̀好感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乌鸦我不污:

注意:


蝙蝠家中心


超蝠*一人死亡


有作者观点


 


设定:


人死亡之前会和前来带走他的死神进行最后一次交谈,在交谈过程中以玫瑰枯萎计时。将死之人会诉说他生前种种放不下的事情,然后一并忘却离开。


 


--------分割线--------


 


“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是怎么死的?”布鲁斯平静的看着四周的废墟,破碎的灰色水泥块和扭曲的钢筋显出一副凄凉的景象。白色的粉尘在空中飘扬,把所有裸露在外的物体都沾上狼狈的颜色。


“这很明显,”那个人躬身拍掉裤脚上的粉尘,而后搓了搓手,“被埋在了这栋楼下。”


片刻的沉默,布鲁斯看着水泥块堆成的小山上,一枝插在玻璃杯里的玫瑰格格不入的提醒它的存在。


“那是什么?”他指着红色的花。


“一个计时而已,玫瑰枯萎你就得走了——看,那是你的同伴吗?”


布鲁斯回头,看着他的队友们匆匆赶来。为首的那个蓝大个焦急的喊着什么,看口型是在喊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根本听不见。布鲁斯像是看默剧一样,默不作声的旁观焦急的队友。


“哦哦,那个是超人吧!”那个人公事公办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我的同事很喜欢他。”


布鲁斯没有听他的喋喋不休,而是看向他的队友。他看着慌乱的闪电侠,四处奔走去寻找自己,绿灯侠从高空降下,愣在那里。他看见戴安娜小声的和超人说了什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一声脆响,废墟上傲然而立的玫瑰落下一片外围的花瓣。


“时间不够了,你想看看别人吗?你的家人?”


布鲁斯张了张嘴,还未给出回答,他面前的场景就迅速变换。他的管家阿尔弗雷德,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站在花园里为植物修剪枝条,嘴里在哼着什么。布鲁斯知道,老管家在干活的时候总有哼歌的习惯。布鲁斯看着老管家,早已年过半百的阿尔弗雷德动作依然轻快,手中的园艺剪刀有节奏的修剪过长的枝条和枯萎的叶片。


“那是你的管家?”


布鲁斯点点头,取下头上的头盔,碎发落下遮住了他的眉角,“他从我小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自从我父母走之后……”


“你是说托马斯·韦恩和玛莎·韦恩?”


布鲁斯为对方直言不讳的态度微微皱起眉头,但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手上的头盔随意放置在花园的石椅上。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老管家收起工具,起身回去为他已经回不来的少爷准备晚餐。


一声脆响,布鲁斯知道自己的时间又流失了一部分。


他站在那,最后只是轻声的回答:“今天我没法赶回家吃晚饭,阿尔弗雷德,我很抱歉。”


场景迅速变换,所有东西都被搅做一团——花园、老管家、玫瑰……然后迅速被赋予新的形状和颜色。


布鲁斯现在在布鲁海文的某个楼顶。


他能看见对面楼房里,他的大儿子正顶着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在泡咖啡。


“真是难以想象,时间过得真快,格雷森他当年还是个小孩的模样我现在都记得。”布鲁斯主动开口,带着些感慨万分的意味,“他一直是个阳光的孩子,什么时候都会保持希望。但是我们当时还是合不来……”


房间内的迪克揉着眼睛去找方糖,在经过镜子前差点被地上的拖鞋绊倒。布鲁斯看了看时钟,五点半。再过两三个小时这个布鲁海文的小警官就会化身夜翼,在黑夜里制裁那些应该被制裁的人。


“当时我收养他的时候,觉得他和我一样——父母双亡,无助。但是他和我不同,他更开朗。他会把蝙蝠侠这个角色传承的很好。”


“……你已经想好了?”


布鲁斯勾起嘴角,带着一丝骄傲和从容:“蝙蝠侠从来不会逃避死亡。”


又是一声轻响,布鲁斯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


再次踏上哥谭的土地,现在的小巷是红头罩的地盘。再晚几个小时,蝙蝠侠的阴影才会笼罩这个地方。


他看着那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和几个人奋力搏斗,锋利的刀刃几次擦过他的皮肤。年轻人手里的枪仿佛就是他的一部分,灵活的扣动扳机,那些小混混应声而倒,捂着自己的腿或者手臂不住地大叫。


“杰森。”他下意识的叫住对方,随后才响起他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哦,这是你的另一个儿子,对吧。那个死而复生的。”


布鲁斯听到“死而复生”,感觉自己的心脏骤缩了一下。


“我一直辜负了他,我不知道……我甚至一开始没有太在意过他的感受。”布鲁斯仰起头,哥谭一如既往的灰色天空,几十年间从未变过。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离我很远了。我没有去补救——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补救。”他将视线移回到杰森身上,此时他已经解决了这些小麻烦。伸手摘下自己的头罩,眉间是不耐烦的神色。布鲁斯看着这个独立而防备的年轻人,红了眼眶。


“杰森,”他快步走至杰森的身旁,给他一个短暂而虚幻的拥抱,“我很抱歉。”


又是一声脆响,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下一站又回到了韦恩大宅,提姆坐在自己的床上,膝头是一本电脑。他喝着咖啡,轻松的敲击键盘。屏幕上是一份文件,布鲁斯认出来这是昨天给他去破译的。


红罗宾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助手,一直都是。


“那么这是你的三儿子?”那个人再次发话。


布鲁斯回头,用一种蝙蝠侠式的眼神宣泄他的不满。那个人后退了一步,举起双手示弱投降。他的右手还握着那只已经没剩下几瓣的玫瑰,火一样的鲜红色已经褪去,余下一种苍老的红褐。


“我第一次碰见一个英雄,出于好奇。如果打扰你感怀人生了那真是抱歉。”


“这是我的三儿子,也是养子。”布鲁斯只能像是介绍一样开口道,“提姆,提摩西·德雷克。”


“敬神者*1?”


“确切的来说——不算是,他更倾向于科学。”说到这里,他又露出笑容,“提姆一直是个乖孩子,乖巧,聪明。纵使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关照他,我知道他能照顾好自己。未来也是。”


此时的红罗宾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格雷森。


他随手拿起电话,点击接听后放在耳边。很快他就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撇开电脑爬起来,蹭的蹦到地上,一边喊着什么一边跑出门外。


“我看时间不多了啊,你还有人想要去看看的吗?”


“嗯。”布鲁斯轻微的点了点头。


又是那种令人眩晕的万花筒感,随后就到了蝙蝠洞。什么都没有变,这个偌大的地方也被老管家打扫的一尘不染。他年幼的小儿子刚刚从学校回来,正在进行日常的体能训练。这可不是学校里那种长跑,要艰苦的多。布鲁斯站在他的身边,刚想开口指导,才想起来自己只能是个旁观者。


“达米安,我的小儿子达米安。”布鲁斯试图捡起达米安丢在一旁的书包,但他只是抓了个空。


“看起来很强势,和父亲一样。”


“……这是我的亲儿子。”


那人露出一个“当然”的表情,点了点头。


布鲁斯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但是不管是作为一个父亲还是一个导师,突然要对自己的亲人说些生离死别的话,一时竟有些语塞。


最后他只是放缓了声音,轻柔的叮嘱自己的儿子:“日后小心,别总是和你的哥哥们吵架。”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先前的提姆已经穿上了红罗宾的制服,和达米安交谈了几句后匆匆离开。达米安愣在原地,手中的木刀掉落在地上。


“我们该回去了。”那人眨眨眼睛,晃了晃手里近乎光秃的玫瑰。布鲁斯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少人没有告别,他刚刚开口还未吐出一个音节,那种场景变化感就已经出现。


他看见了正在购物的史蒂芬妮,手里拿着两个牌子的花生酱苦恼不已;神谕的身影一闪而过,眼泪和她的手机一同落下;戈登和平常一样在处理那些枯燥的文书纸张;阿卡姆的标牌在阳光下闪着锈铁的光泽,随后是韦恩企业的大门口……


他又回到那片废墟,警察在维持秩序,阻止上前的群众。另一个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更狼狈,也毫无生机。头盔上一道裂缝,露出几缕黏着血液的发丝,胸部的盔甲已经凹陷——看来是不过几个呼吸间的事情。超人——克拉克——他的搭档,单膝跪在他尸体旁边无声的流泪。布鲁斯想拉起氪星人训斥他在公众面前不保持形象,但是他没办法这么做。


“有何感想?”那人又不合时宜的开口。


“真是绝无仅有的体验,看着自己死在自己面前。”布鲁斯面无表情的回答,回头看见那支玫瑰只剩下干枯卷曲的两个瓣。他站在人群中,环顾四周。神色哀切的联盟队友,几位女士已经有人受不了似的掩面哭泣,黑压压的人群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那几个他从大楼里救出来的人也在其中,从远处赶来的夜翼冲过来跪下抱住他的尸体放声大哭。红罗宾带着罗宾迟迟赶来,眼眶红肿——这一切都是安静的,无声的,像是一场闹剧。


最后一声脆响,一切似乎都随之停顿了一刹那,那个人在向布鲁斯招手。


“等一等。”布鲁斯说完,径直走向超人。


他轻轻的单膝跪下,保持和超人一个水平的高度,给了他一个拥抱。不像是蝙蝠侠那样冷漠生硬,也不是布鲁西宝贝一样的轻佻。就是他自己,以一个亲密的搭档,一个忠诚的伴侣,给恋人一个来自自己最美好最温柔一面的拥抱。


“我爱你。”布鲁斯轻轻的说道。他能感觉到自己从内开始迸出火星,开始燃烧。但并没有灼烧的痛苦,反而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温暖。一种疲惫后得以休息的满足感占据了他的脑海,他知道自己将要告别蝙蝠侠的生活,享受死亡的安宁。


“我爱你们。”他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一遍。


 


*[1]提摩西(提姆)源于希腊,意思是敬神或畏神的。



抵制抄袭

九卿莫逆:

除去抄袭,唐七三生三世的原创部分中出现“稀稀的稠粥”“亭亭玉立的房子”“白白的白酒”等词语,这他妈叫抄的好?别丢人了滚回去你的玛丽苏圈吧。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掐死他

比如最近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抄袭,又改电视剧。。。。。。我有要去劝我的同学们别吃屎。。。。。😥心累 说实话,劝了也不听的就纯属zz,可以考虑把他/她们打醒了

孙黯特仑苏。:

当我谈抄袭,我谈些什么。


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


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


恰逢某电视剧开播,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身边的人都在吃屎,好心劝他们不要吃,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还要吧唧嘴。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谈到了方方面面,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屡禁不止”的根源是什么。


三个方面。第一个,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原创性”缺乏基本的尊重。


说到这里,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关于“盗用”。顾名思义,盗用就是偷窃的东西拿来自己用,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之前也写过一两个有名的小段子,被无数看名字就尴尬的营销号争相转发,我知道一提起这茬,会有人觉得我就抱着那不值钱的小段子打算吃一辈子了,您还别说,我在那之后再也不屑写小段子,营销号挨个骂挨个举报,隔段时间洗一次粉,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别人的东西”,别人脑子里想到的用自己的双手创作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属于他的。别人的东西可以是一篇文章,一幅画,一首歌,一个主意,大脑的产物是无形的,或许不能兑换成金钱,所以就有人觉得这东西没有价值,可以随意搬动和挪用。不把这当回事儿的大有人在,真的太“不客气”了,说一句“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分享给更多人”就能撇清责任,“我发一下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要”“我就是看着喜欢”,这些人是没有所谓的是非观念的,他们的脑子分不出对错,你可以笼统的认为是脑残的一种。


抄袭的人就是这样,不觉得自己这是错的,有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至于他们为什么抄,就要谈到第二个方面,价值观。


我猜我如果上升到大部分人的三观高度,会有人喷我上纲上线,借题发挥,因为人人的三观都不一样,这不是统一编纂在教科书里的习题附有标准答案,谁都没有绝对的资格去评判好与坏。但总有一些东西不是书本知识也不是法律条款,照样在人的内心充当着衡量的秤,它叫“道理”。当一个人不讲道理了,那你跟他说什么鸡毛都没有用处。


人为什么抄袭?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不劳而获”。这四个字似乎挺多见,公共平台上似乎处处都在宣扬这样的价值观,这甚至成为一些人这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将其信奉为人生指南。是,谁不想轻轻松松发大财,比起收获结果,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搞创作也是,有可能你搞到老都没人鸟你别管是没有才华还是时运不济,所以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反正到处都在宣扬不劳而获,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错。


这就是错。


你想不付出一点儿努力就得来赞美,财富,名誉,地位,你这是蒙着被子想屁吃。所以你偷了,剽了,你不要脸了,你从根儿就不觉得这件事是耻辱的,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


第三个方面,我们来说说抄袭者本身之外的,旁观者。


我所见过的抄袭者,他们都还拥有一定基数的拥护者,或者称为粉丝,喜欢他、追捧他作品(或是本人)的人,但我要叫他们——帮凶。


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在爱面前,大是大非都不算数了,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能污蔑成黑的,简直是信口就来的事。因为我爱一个人,那他是个垃圾我也要紧紧抱在怀里,我可以装聋作哑誓死维护他到底。


是不是还觉得挺感人的?贼鸡巴纯真高洁的爱了。


看书的这么想,就算他抄袭我也爱他。追星的也这么想,就算他演抄袭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我也爱他。外人敢说一句不好,就是嫉妒,就是加害,粉丝就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


观众也好,导演也好,出版商也好。为了爱也好,为了钱也好,死不讲理也好。你们都该捆一块儿破席卷了填河。


因为有你们这群圣母的纵容和包庇,抄袭者才有恃无恐;因为有你们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臭傻逼,抄袭者才能一次又一次洗白圈钱卷土重来,思想教育没有做好需要教育者、受教育者和全社会的反思,至于那些个觉得爱能拯救世界装傻充愣明知故犯的,既然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把他掐死在梦里吧。


我大概谈论了一些很难付诸实践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事。在此也不诅咒谁怨恨谁了,没什么意思,他们就是错了也觉得自己对。


只有真诚的祝愿世界上傻逼少一些,心和脑子都进化得完全一些,最好能发明一种较为完善的测试系统,能从多方面鉴定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智障,一旦锁定了目标,不管他们是在上班还是上床,都能把他们就地枪决。



Nalisinko Workshop:

【冰女】Erato(小姐姐)头+妆面by  @粽吱儿 ,身子+整体造型 by me。
这两天终于把跟粽2次合作的小姐姐的造型拍了正片了。
其实这个服装造型的构想从去年就已经开始考虑了,但是因为一些材料和细节结构的问题一直没能将其最终定稿,直到今年9月我和粽打算一起合作一款造型参加TF教室老师和诸位学长一起举办的人形展,所以这个构思又再次被拿上日程。之前也是做过几次鱼骨裙撑,这次想在裙底加入各种悬挂的吊坠之类的,一个能让观众看到里面的效果的前短后长的裙撑就是必要的了。
当时为了赶9月的展会,时间非常紧以至于没有时间去仔细考虑假发的问题,但是处于对作品完整度的考虑,于是第二次在11月SHDP展示的时候,特意重新制作了假发,因为不想让整个造型的色彩由于全是白色而看起来很单调,所以在假发的选色上加入了一些蓝色混丝。

头是粽吱捏的小姐姐,妆面的绘制和构思完全是粽吱完成的,我只是把最终确定的服装造型的稿件和准备使用的材料给粽吱看过后,她就完成了她的工作了。

PS:DP现场的时候有好几位亲来问过这个衣服的价格,在这里我也说下,这个衣服目前不打算出售,因为这个身子是我自己做的,所以尺寸可以说是非常特体,简单地说就是比16女的身材还要瘦一圈。

这次与粽的合作又是一次顺利、愉快且轻松的合作,多谢粽吱~么么哒!

瑶不可及·薯条:

没啥就是记一个梗。
这个梗的起因是,我去找结界寄养,看到一个好友的结界里不仅有空位还有一只四星酒吞!诶呀那把我兴奋的,我立马把才几级的小茨苗塞到结界里然后退居幕后等待好戏(ˉ﹃ˉ)【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酒吞竟然径直向小茨苗走过去了好幸福瞬间脑补一万字酒茨甜文^p^prprprprprprhshshshshshs!!!
尽情去追求挚友吧阿妈支持你~\(≧▽≦)/~
然而……我家茨苗……在酒吞快到的时候……拔腿就跑了??!!!(⊙o⊙)
在那一刻,我【没有有点】怀疑我抽了假的茨木_(:_」∠)_
本来想画短漫的,但画技太渣放弃了,只能看看有没有大大对这个梗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