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SI

关于抖森会在妇联3死的谣言

颤抖着按回我的小心肝

VASE.BLACK:

我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在网上说洛基会在妇联3死的,但那货绝对是造谣,官方都声明洛基会在妇联3,4和雷神4索尔重生中扮演重要角色,所以那些在网上传谣言的人,不知道不要胡说。大家也不用担心,洛基肯定会在无限宝石上把他的邪神本色提现的淋漓尽致。

【雷神3影评】【会扫兴、剧透、慎点!】命运,不是一个需要着急讲完的段子

爱之深情之切

诸葛福媛:

在普天同庆、首页糖满天飞的时候写这个我真是顶风作案不识趣,但忍了一天一夜还是没忍住,我决定顺从本我发了它,可能会扫兴、剧透,慎点!勿喷!


利益相关:七年锤基粉,雷神粉,海总粉,抖森粉,漫威电影粉,北欧神话爱好者


看过导演导的《吸血鬼生活》《追捕野蛮人》和他编剧的《海洋奇缘》,非常喜欢。


先把自己带着的滤镜放在最前面,一来提醒自己客观点写影评,二来防止被误伤成以上任何一类的黑。以下影评有剧透,而且纯属个人观感(意思是说:爱之深责之切),感到不适敬请迅速点右上角。





从七年前的雷神1开始入坑喜欢Thor,所以对诸神黄昏有长久和真切的期待,或许是因为期待了太久,当它真正上映的时候,我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近乡情怯感。


从预告片出来之后一直都种不安的感觉,因为色彩太过鲜明,节奏太过欢快,让人误以为自己点开了银河护卫队而非雷神。当然,我很快又想到了漫威的苦心,MCU宇宙扩展之中,在第二阶段,需要从地球、Asgard这样的单一星球转向更广阔的宇宙,更何况,从无限战争的预告片我们可以看到锤哥是和银护相遇了的,所以这种画风的调整可以说是某种不得不为之的必然。


整个观影过程的确非常愉快,紧凑的情节、漫威式的幽默和超燃的配乐让人全场都在释放肾上腺素,放开一直爱着的锤和基不谈,大魔王出场的时候我和旁边的基友一起被帅到腿软。Asgard这一家,帅气和中二一定是祖传的。


但看完影片之后,我还是不能自控的泛起了失落感。


漫威英雄千千万,各有各的萌点。于我个人而言,我喜欢美队的正直,喜欢妮妮嘴碎中那颗金子般的心,但我坚信,锤的亦庄亦谐是无可取代的。他有时候那么蠢,蠢到我们都忍不住和基妹一起扶额,但他又那么自持和高尚,让人不自觉的忽略有点滑稽的莎翁范儿戏服,转而相信真的有那样一个国度和那样一位王子。


一直都觉得noble和worthy是两个非常美好的形容词,放在锤身上再贴切不过。他像那些来自各个民族最古老的记忆里,来自北欧、希腊神话中的神,大口喝酒、抡锤杀人、快意恩仇,他会犯错,有明显的缺点,但又那么勇敢,对大是大非有着本能而坚定的判断,他是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诞生之前,那些像人一样可爱又不完满的,值得人类念念叨叨、又不免心生崇敬的神。


多幸运,在MCU的电影宇宙里,我们看到了海总不着痕迹的演活了这样一个神。




在雷神3中,可以感觉到导演有尽量在欢快的基调中保持锤的这种崇高感,眼瞎的那一幕(暂停心疼我锤三分钟)、跪在父亲身前那一幕以及坐在王座上和Hela谈话那一幕都戳动了我的心。但是它们逝去的太快了,影片的节奏太紧凑,甚至都不肯留出一点点震撼或者反思的时间,就赶向了下一个情节、下一个笑点,像是要在规定时间内讲完一个标准化的故事,又像是怕粉丝会有一点点不愉快的观影体验。(让人忍不住想起雷神2里,基刚刚死去,锤撕心裂肺的哭喊后就进入了违和的吃飞醋模式)。


王座上的壁画显露,是全片最触动我的情节。Hela讲述的Asgard崛起、Odin的发家史,多么像我们熟悉的那些帝国。没有血与火中的征服,何来疆域和霸权,一将功成万骨枯,要得就要舍,所以Odin需要一个为自己杀伐不留情的将军。然后,江山有了,做盛世明君的时刻到了,野心膨胀的女儿当然要关起来,利剑收不拢,就把她斩断。


Odin的做法可耻吗?


不可耻,哪一个打天下的皇帝不是如此?




Virgil在Aeneid里这样赞颂罗马人:


To govern the peoples with authority. 


To establish peace under the rule of law. 


To conquer the mighty, and show them mercy once they are conquered.


每次读到这段话,我都忍不住心潮涌动。这个伟大的帝国,有多少奴隶为它流了血,多少部族被它屠杀殆尽,角斗士的鲜血染红了它斗兽场的方砖,宏伟的浴场至今都在展示它的骄奢。但这一切,都不妨碍它以一种恢弘和并非永久的长久伟大着。


Asgard,就像强化版的罗马。




我想,Thor是Asgard的希望。


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不是Odin,他比姐姐和弟弟都更像父亲,又比他们都更不像父亲。


或许正因如此,Thor才一直都是Odin最爱的那个孩子。




最开始的Thor或许不理解王权背后的一切,后来他理解了,他想走开,做个英雄,避开这些权力和统治中必然伴随的肮脏勾当,但最后,命运无常,兜兜转转,他不得不回来。


看到锤最后在他幸存的子民面前,坐在那个有点滑稽的王座上,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他的成长,他躲不开,必须以某种形式成为新的Odin。


那一刻,我想,多么幸运啊,我们知道他拒绝阴谋和不光彩的杀戮,他与Odin不同。


如果,如果,导演肯留下一点点的时间,给这些王权背后的阴暗、命运中的莫测多一点点的语言或者镜头语言,Thor、Odin和Hela的形象都会更加丰满,雷神3会更多一些史诗感。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女武神转变一节,我倾向于认为基妹强行读取她的记忆唤起了她用多年醉生梦死试图埋葬而最终埋葬不了的回忆,而基妹的动机一向都是莫测的,他只是想窥探她以增加自己对一切的把握度?还是在内心深处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征召她回到Asgard?我们不得而知。最大的可能,是两者均有。如果导演可以给他们再多一点镜头,哪怕是基妹的一句补刀,女武神一个怅然的眼神,我觉得她在后面的转变都会显得更流畅一些。




终于要说到基了,这部的锤基甜不甜呢?当然是甜的。


“如果你是真的我真想拥抱你,”“我是真的。”


这一幕演过,我怨念,“喂喂喂,剪掉拥抱是几个意思啊?”


旁边的基友窃笑,“还有拥抱后的几个小时呢。”


我们俩对看一眼,心领神会的各自脑补了十万字。




作为一个锤基粉当然是开心的,故事线和演员合约的问题使得Jane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了(尽管这种粗糙的处理让我不太舒服,使得雷神2的很多锤简线的刻画都成了笑话)。


俗话有云,官逼同死,同不得不死、欣然赴死,既然官方爸爸都动手清理了女主角,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撒花吧,跑圈吧。




唯一的问题是,基是谁?


开场我就懵了,基机关算尽坐上Asgard王位是为了什么?他是那种一朝执政任帝国危机渐生而自己还像个昏君一样乐呵呵的看戏剧的人吗?虽然给自己写个颂歌立个雕像这事我坚信他还是干得出来的。


在grand master那左右逢源,跟锤上演背(da)叛(qing)和(ma)好(qiao)的戏码,倒确实像是基会做的事。但总的来说,我觉得这部雷神3,把基的格局缩小了,他身上那种作为锤的反面存在的独立感不见了,在命运里沉浮抗争让人又爱又恨的宿命感也削弱了,转而成为了锤的家属。


我相信基后面还是会搞幺蛾子,我也知道给当过反派的家属转正是MCU传统,但是这一部中类似于移动布景的基还是让我失落。


他对Odin的恨呢?他一直放不下的中二之怨念呢?


如果是统治的艰难,兄长、父母的离去让他发生了转变,那请分出几分钟展现一下他的转折。如果没有,请告诉我复联和雷神2辛辛苦苦塑造出的那个半疯半中二,又好笑又阴暗的邪神为什么又变回了不成熟的小王子?


这部的锤基关系,我感觉是一种以锤为中心的老夫老妻模式。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老夫老妻可以理解,但以锤为中心,多多少少让人失落。


有人会说,这是部叫做Thor而不是叫Asgard兄弟秘史的电影,但历史告诉我们,基神的塑造从来都不是以台词数量和镜头多少体现的,哪怕他只有1/5的戏份,一样可以是个足以和Thor并立的独立个体。


(暂停一秒,私下想念一下Kenneth Branagh)




最后说一下四武士,我们Lady Sif呢?能不能给半句台词交代下?哪怕说她出使了也好。Volstagg 和Fandral的便当速度堪比光速,只有Hogun有个足够悲壮的死。如果说这些都是为了反映Hela到来的猝不及防和Hela的强大,这些陪伴Thor出生入死的朋友,这些曾经作为他最倚重的人走过了雷神12的人,能不能给一两个Thor为之难过哀悼的镜头?就算我强行给自己解释Thor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悲痛过了,这一切还是让人产生一种明确的剥离断片儿的感觉。


作为系列电影,受到导演、编剧、演员变更的影响而出现叙事风格的变化,作为粉丝的我当然是理解的,MCU的每一部电影都要服务于某个greater good,我也明白。但因此产生的角色变动,可以一语带过,可以再不提起,但在告别的那一刻,请尽量不要轻描淡写。当对现实的考量过于明显,足以让观众体会察觉它们对影片叙事的影响,就会损害到影片本身构建的世界。而当这个以电影构建的世界变得可有可无,成为娱乐可看、扭头又忘记的作品的时候,它和一般的爆米花电影区别又在哪里?漫威在75周年中所宣扬的“看看真实的世界”的勇气和理念又在哪里呢?


并不想试图用北欧神话的诸神黄昏或者漫画的诸神黄昏来要求电影的诸神黄昏,但是,在感谢快节奏的叙事和密集的段子提高了电影娱乐性的同时,我不能不难过于它影响了雷神系列一直都带有的那种史诗感。


Thor的命运是延续的,它是个开始于七年之前,终结在很久之后甚至不会终结的史诗,而并非一个可以截成几段,需要着急讲完的脱口秀段子。


看完电影身边的基友说Thor让她想起了死侍,是的,我也想起了死侍,与观众对话打破次元壁是件有趣的事,但我想,在越来越成熟的套路和生产线上的漫威,需要警惕这种打破了的次元壁是否需要修补,在追求娱乐观感的同时,别忘了娱乐这东西,是最漂浮不定、瞬息万变的。人类认知中永恒的,是那些漫威角色曾呈现给我们的真善美和黑暗痛苦,是瘦弱的Steve Rogers身上不屈的意志,是骄纵失控的Loki背后命运的无常,是不会随着反派被打败的不息野心和足以把平凡人变成超级英雄的、不屈的抗争。




PS:我在豆瓣给电影打了3颗星,又额外加了一颗给最喜欢的锤和基。粉丝滤镜这事自己要承认,面对屈从于票房和市场的爆米花走向,难过和愤怒几乎一样多。但是漫威拍成什么样,我都还是一样忍不住要爱锤基,一样要去送钱再送钱。唯希望粉丝的爱,能成为漫威不断反思、做到更好的动力和资本,而不是继续发扬套路的依据。


And,说好的Loki RIP的镜头呢?




=


补充:


没想到炸出了这么多细致的回复……很感谢留言的每一个妹子汉子怀着爱意批判或赞扬雷3,更感谢大家理智的梳理、解释和反思剧情,我也有了新收获。请原谅这一次无法一一及时回复留言,不是时间和精力的问题,而是我自认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消化和理解这部电影,怕说出欠思考的话来,谢谢每一个留言的小伙伴。在难过失落的,去找好基友念叨念叨,不行就再去刷几遍12。看的开心那就愉快的继续吃糖。总之还是希望锤基越来越好,希望男神们票房大卖。

要,要小心心❤么‪( ⸝⸝⸝•_•⸝⸝⸝ )‬♡

手绘插画教程:

这一定是上天派来卖萌的吧。作者:拉脱维亚插画师Apofiss。(转)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o(*≧▽≦)ツ ~ ┴┴

歲月之聲:

这边也发一下活动海报,感谢帝都的小伙伴拍的照片

详情请戳→ 官博

以及,7月8日,9日的囧神CO2漫展上,“神兽藏匿地图”将以无料形式发放

眠狼:

之前在推上发过:三种不同的婚礼。
其实很凑巧,前两个月刚刚巧正好画了三对婚礼,他们也正巧代表着不同的群体。
在推上发布的时候,也收到过“只有一种是婚礼,另外两种是畸形的”这样的评论,在极度ZZZQ的西方,反对和嫌恶的声音也从未停止,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少数群体才更应该争取权利、保持信心和勇气,可喜的是,在世界范围内,虽然艰难,但确实在慢慢地行进,也由衷祝福那些为自己争取到权利的幸福的人们。
最近的事情大家也知道,其实这不单单是一件事、或者不仅仅代表一件事,我指的是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让我想到一种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古代刑罚“贴加官”,心寒又恐惧。
我很爱她,千言万语,只能祝福她跟起万物生长的速度,永不停滞腐朽,永远朝气蓬勃。

日常

Munchem-慕尼:

考完了。在计划做下一批加油大魔王的同人钥匙扣,这次是小莩中心向的,大概有4套不同的服装,在考虑要不要做大结局的小莩和沙拉曼的合影钥匙扣。因为时间充足+画攻进步,生产的委托商也会换更好的,所以期待这一次质量会更好。第一批没卖完的在第二批开始通贩后也会同步降价处理。




其实我也想做立牌…………




另外这次会增加穿越西元3000后的同人钥匙扣,预计是主角四人。

爷,有什么吩咐🐱

周小铭:

《拆迁地中的猫》-- Shanghai, Mar 09 2017.

【回到1997_小米浏览器】我梦见我回到1997年,成了亿万富豪。但或许不是梦呢…… | http://act.browser.miui.com/huidao1997/?from=xialadonghua&#_miui_fullscreen=1

【超蝠】-最后留言-一发完

呜哇哇哇(。•́︿•̀好感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乌鸦我不污:

注意:


蝙蝠家中心


超蝠*一人死亡


有作者观点


 


设定:


人死亡之前会和前来带走他的死神进行最后一次交谈,在交谈过程中以玫瑰枯萎计时。将死之人会诉说他生前种种放不下的事情,然后一并忘却离开。


 


--------分割线--------


 


“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是怎么死的?”布鲁斯平静的看着四周的废墟,破碎的灰色水泥块和扭曲的钢筋显出一副凄凉的景象。白色的粉尘在空中飘扬,把所有裸露在外的物体都沾上狼狈的颜色。


“这很明显,”那个人躬身拍掉裤脚上的粉尘,而后搓了搓手,“被埋在了这栋楼下。”


片刻的沉默,布鲁斯看着水泥块堆成的小山上,一枝插在玻璃杯里的玫瑰格格不入的提醒它的存在。


“那是什么?”他指着红色的花。


“一个计时而已,玫瑰枯萎你就得走了——看,那是你的同伴吗?”


布鲁斯回头,看着他的队友们匆匆赶来。为首的那个蓝大个焦急的喊着什么,看口型是在喊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根本听不见。布鲁斯像是看默剧一样,默不作声的旁观焦急的队友。


“哦哦,那个是超人吧!”那个人公事公办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我的同事很喜欢他。”


布鲁斯没有听他的喋喋不休,而是看向他的队友。他看着慌乱的闪电侠,四处奔走去寻找自己,绿灯侠从高空降下,愣在那里。他看见戴安娜小声的和超人说了什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一声脆响,废墟上傲然而立的玫瑰落下一片外围的花瓣。


“时间不够了,你想看看别人吗?你的家人?”


布鲁斯张了张嘴,还未给出回答,他面前的场景就迅速变换。他的管家阿尔弗雷德,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站在花园里为植物修剪枝条,嘴里在哼着什么。布鲁斯知道,老管家在干活的时候总有哼歌的习惯。布鲁斯看着老管家,早已年过半百的阿尔弗雷德动作依然轻快,手中的园艺剪刀有节奏的修剪过长的枝条和枯萎的叶片。


“那是你的管家?”


布鲁斯点点头,取下头上的头盔,碎发落下遮住了他的眉角,“他从我小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自从我父母走之后……”


“你是说托马斯·韦恩和玛莎·韦恩?”


布鲁斯为对方直言不讳的态度微微皱起眉头,但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手上的头盔随意放置在花园的石椅上。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老管家收起工具,起身回去为他已经回不来的少爷准备晚餐。


一声脆响,布鲁斯知道自己的时间又流失了一部分。


他站在那,最后只是轻声的回答:“今天我没法赶回家吃晚饭,阿尔弗雷德,我很抱歉。”


场景迅速变换,所有东西都被搅做一团——花园、老管家、玫瑰……然后迅速被赋予新的形状和颜色。


布鲁斯现在在布鲁海文的某个楼顶。


他能看见对面楼房里,他的大儿子正顶着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在泡咖啡。


“真是难以想象,时间过得真快,格雷森他当年还是个小孩的模样我现在都记得。”布鲁斯主动开口,带着些感慨万分的意味,“他一直是个阳光的孩子,什么时候都会保持希望。但是我们当时还是合不来……”


房间内的迪克揉着眼睛去找方糖,在经过镜子前差点被地上的拖鞋绊倒。布鲁斯看了看时钟,五点半。再过两三个小时这个布鲁海文的小警官就会化身夜翼,在黑夜里制裁那些应该被制裁的人。


“当时我收养他的时候,觉得他和我一样——父母双亡,无助。但是他和我不同,他更开朗。他会把蝙蝠侠这个角色传承的很好。”


“……你已经想好了?”


布鲁斯勾起嘴角,带着一丝骄傲和从容:“蝙蝠侠从来不会逃避死亡。”


又是一声轻响,布鲁斯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


再次踏上哥谭的土地,现在的小巷是红头罩的地盘。再晚几个小时,蝙蝠侠的阴影才会笼罩这个地方。


他看着那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和几个人奋力搏斗,锋利的刀刃几次擦过他的皮肤。年轻人手里的枪仿佛就是他的一部分,灵活的扣动扳机,那些小混混应声而倒,捂着自己的腿或者手臂不住地大叫。


“杰森。”他下意识的叫住对方,随后才响起他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哦,这是你的另一个儿子,对吧。那个死而复生的。”


布鲁斯听到“死而复生”,感觉自己的心脏骤缩了一下。


“我一直辜负了他,我不知道……我甚至一开始没有太在意过他的感受。”布鲁斯仰起头,哥谭一如既往的灰色天空,几十年间从未变过。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离我很远了。我没有去补救——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补救。”他将视线移回到杰森身上,此时他已经解决了这些小麻烦。伸手摘下自己的头罩,眉间是不耐烦的神色。布鲁斯看着这个独立而防备的年轻人,红了眼眶。


“杰森,”他快步走至杰森的身旁,给他一个短暂而虚幻的拥抱,“我很抱歉。”


又是一声脆响,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下一站又回到了韦恩大宅,提姆坐在自己的床上,膝头是一本电脑。他喝着咖啡,轻松的敲击键盘。屏幕上是一份文件,布鲁斯认出来这是昨天给他去破译的。


红罗宾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助手,一直都是。


“那么这是你的三儿子?”那个人再次发话。


布鲁斯回头,用一种蝙蝠侠式的眼神宣泄他的不满。那个人后退了一步,举起双手示弱投降。他的右手还握着那只已经没剩下几瓣的玫瑰,火一样的鲜红色已经褪去,余下一种苍老的红褐。


“我第一次碰见一个英雄,出于好奇。如果打扰你感怀人生了那真是抱歉。”


“这是我的三儿子,也是养子。”布鲁斯只能像是介绍一样开口道,“提姆,提摩西·德雷克。”


“敬神者*1?”


“确切的来说——不算是,他更倾向于科学。”说到这里,他又露出笑容,“提姆一直是个乖孩子,乖巧,聪明。纵使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关照他,我知道他能照顾好自己。未来也是。”


此时的红罗宾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格雷森。


他随手拿起电话,点击接听后放在耳边。很快他就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撇开电脑爬起来,蹭的蹦到地上,一边喊着什么一边跑出门外。


“我看时间不多了啊,你还有人想要去看看的吗?”


“嗯。”布鲁斯轻微的点了点头。


又是那种令人眩晕的万花筒感,随后就到了蝙蝠洞。什么都没有变,这个偌大的地方也被老管家打扫的一尘不染。他年幼的小儿子刚刚从学校回来,正在进行日常的体能训练。这可不是学校里那种长跑,要艰苦的多。布鲁斯站在他的身边,刚想开口指导,才想起来自己只能是个旁观者。


“达米安,我的小儿子达米安。”布鲁斯试图捡起达米安丢在一旁的书包,但他只是抓了个空。


“看起来很强势,和父亲一样。”


“……这是我的亲儿子。”


那人露出一个“当然”的表情,点了点头。


布鲁斯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但是不管是作为一个父亲还是一个导师,突然要对自己的亲人说些生离死别的话,一时竟有些语塞。


最后他只是放缓了声音,轻柔的叮嘱自己的儿子:“日后小心,别总是和你的哥哥们吵架。”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先前的提姆已经穿上了红罗宾的制服,和达米安交谈了几句后匆匆离开。达米安愣在原地,手中的木刀掉落在地上。


“我们该回去了。”那人眨眨眼睛,晃了晃手里近乎光秃的玫瑰。布鲁斯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少人没有告别,他刚刚开口还未吐出一个音节,那种场景变化感就已经出现。


他看见了正在购物的史蒂芬妮,手里拿着两个牌子的花生酱苦恼不已;神谕的身影一闪而过,眼泪和她的手机一同落下;戈登和平常一样在处理那些枯燥的文书纸张;阿卡姆的标牌在阳光下闪着锈铁的光泽,随后是韦恩企业的大门口……


他又回到那片废墟,警察在维持秩序,阻止上前的群众。另一个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更狼狈,也毫无生机。头盔上一道裂缝,露出几缕黏着血液的发丝,胸部的盔甲已经凹陷——看来是不过几个呼吸间的事情。超人——克拉克——他的搭档,单膝跪在他尸体旁边无声的流泪。布鲁斯想拉起氪星人训斥他在公众面前不保持形象,但是他没办法这么做。


“有何感想?”那人又不合时宜的开口。


“真是绝无仅有的体验,看着自己死在自己面前。”布鲁斯面无表情的回答,回头看见那支玫瑰只剩下干枯卷曲的两个瓣。他站在人群中,环顾四周。神色哀切的联盟队友,几位女士已经有人受不了似的掩面哭泣,黑压压的人群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那几个他从大楼里救出来的人也在其中,从远处赶来的夜翼冲过来跪下抱住他的尸体放声大哭。红罗宾带着罗宾迟迟赶来,眼眶红肿——这一切都是安静的,无声的,像是一场闹剧。


最后一声脆响,一切似乎都随之停顿了一刹那,那个人在向布鲁斯招手。


“等一等。”布鲁斯说完,径直走向超人。


他轻轻的单膝跪下,保持和超人一个水平的高度,给了他一个拥抱。不像是蝙蝠侠那样冷漠生硬,也不是布鲁西宝贝一样的轻佻。就是他自己,以一个亲密的搭档,一个忠诚的伴侣,给恋人一个来自自己最美好最温柔一面的拥抱。


“我爱你。”布鲁斯轻轻的说道。他能感觉到自己从内开始迸出火星,开始燃烧。但并没有灼烧的痛苦,反而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温暖。一种疲惫后得以休息的满足感占据了他的脑海,他知道自己将要告别蝙蝠侠的生活,享受死亡的安宁。


“我爱你们。”他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一遍。


 


*[1]提摩西(提姆)源于希腊,意思是敬神或畏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