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SI

你不知道的事

😳💓💓💓💟💞

喵星球的酋长:

.狗崽,有其他cp出没


.请配合黑发总裁狗食用


.不说了我擦鼻血去了








拨通电话,响了三声被挂掉。
应该是在忙吧,妖狐想。扭头跟帚神和达摩说,让他们先回去。
妖狐一个人对着一桌菜,安安静静的吃了顿晚饭。
红酒拿出来又放回去。还是算了,被看出来又得啰里啰嗦的。
蛋糕也不吃了,过生日的人没回来,但还是留着,让他许了愿再吃。
虽然,大天狗并不喜欢吃蛋糕,不过妖狐还是坚持,这是他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倔强。
生日快乐。
在23:59分,妖狐在黑暗中喃喃自语。
凌晨两点多,电话响了,迷迷糊糊接起来。
“下来开门。”
声音冷漠而疲惫,看来喝了不少。
把人扶进来,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
“蜂蜜水。”
“嗯”
大天狗不爱甜食,也只有喝多了的时候,会主动想要一杯这样甜津津的饮料。
不能太烫,会让营养流失,不能太冷,伤胃,太甜不行,一切都必须刚刚好。
好在,妖狐早就轻车熟路。
“跟谁喝呢?”明知故问。
“酒吞阎魔还有博雅他们。”
妖狐帮他把领带松开,外套脱下来,摸摸他因为酒精的作用,通红滚烫的脸,大天狗轻轻靠在他瘦瘦的肩膀上,手圈住他的腰。
“去洗澡吧。”
“再坐一会儿。”

知道妖狐跟大天狗相恋的人,都说他们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真人版。
可不是吗,高富帅深夜走进小茶馆,邂逅准备下兼职的音乐学院学生,电光火石间,他看上了他的美貌,他因为他碰掉了自己的琴有点不开心,却不知这个冒失鬼坐拥着整个爱宕山。
从此以后,他天天来看他演奏,当然是叫到单间,几个月后,抱得美人归。
从此,他不再需要兼职,不用面对看一眼就让人崩溃的公交地铁,茶米油盐跟他再无关联,他只需要貌美如花,风花雪月纸醉金迷就纷至沓来,走上人生巅峰。
看,这个世界对美貌的人都特别温柔。
但是妖狐对这种观点身体力行的反抗着,至少曾经一直是。
对他来说,天生丽质带来的好处,就是不用花太多时间去打理自己,脸不洗就能出门,头发可以随意留到很长不修剪,自带慵懒范儿,衣服瞎穿无人诟病,反而像特别订制。
以及,每次照镜子心情都特别舒畅。
但带来的麻烦也不少。
比如说原来出去找兼职,他的专业是二胡,比较不好找,到了地方,总有些人问他为什么长着一张被包养的脸,非要过自食其力的生活,言谈间装作不经意的透出一下自己的财富身家,时不时的往他身上靠,伸出手摸他的头发,说怎么保养的发质真好。
每次他都落荒而逃。
后来找到了那家茶馆,客人基本上都是老人家,图个清净。
世间的好看有千千万万种,妖狐的好看,恰好是其中最能勾起人心里邪恶欲望的那种。
那样妖媚的一张脸,肯定能引来不少狂蜂浪蝶,人人都以为他是情场老司机,其实他在大天狗之前,没谈过恋爱。
但一开始,大天狗也不知道,交往一个星期就突然吻了他。
被偷吻的妖狐,眼中写满委屈。
“这是我的初吻。”
大天狗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一下被击中,连忙向他道歉,还告诉了妖狐一个小秘密。
原来,万千少女的梦,有行走的荷尔蒙美誉的大天狗,是个老处男。

他们的第一次,很疼。
两个人都毫无经验,没有经过润滑就进去,妖狐疼得浑身颤抖,生理泪水憋都憋不住,糊了他一脸,大天狗停下来,把他抱在怀里跟他说对不起,妖狐破涕为笑。
“你这么喜欢道歉呀!”
“因为你哭了。”
妖狐心里,忍不住有点感动。
后来,妖狐也被他弄哭过很多次,但是再也没有那声对不起。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大天狗就把他带到对面那个金灿灿的百货大楼里,直奔burberry。
里面的香水味浓得化不开,妖狐差点以为他们是拿香水拖地的。
大天狗让人拿了一堆围巾,还有衣服。
“全要了。”
妖狐忙阻止,“不用那么多,围不过来的。”
“我以为你很喜欢。”
妖狐确实喜欢那个格子围巾,买过一条仿货,开开心心的围了很久,跟大天狗出去约会也很坦然的戴着。
妖狐脸有点红,他捡了两条出来,其他的放到一边。
“这样够了。”
“衣服试试。”
“我穿风衣不好看。。。”
“那也要试试。”
大天狗的语气不容置疑,他决定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的,妖狐知道。
所以他穿上了那件风衣,当然是好看的,大天狗眼睛一亮。
“这位先生要不要再试试我们的大衣?新款哦!”导购手上拿过来一件黑色的长外套。
妖狐看了一眼,其实他完全看不出这件新款有什么不同,但大天狗还是让他穿上。
“它很衬你。”
大天狗帮他把衣服里的头发拿出来,低沉性感的声音把妖狐的心挠得痒痒的。
他说的也是事实,衣服款式很简单,但是剪裁得体,妖狐本身艳气太盛,穿上它,神奇的变成了禁欲气质,但是反而更显神秘性感。
大天狗又给他挑了鞋,不得不说,他的眼光比妖狐好得多,妖狐不爱逛街,衣服有什么穿什么,多亏长得好看。
然而妖狐并没有多要,鞋子也是两双。
大天狗还想带他去其他家再看看,妖狐说饿了。
吃完饭,他打着哈欠说想睡觉,大天狗没办法,带他回去了。
事后,三尾知道了这件事,笑妖狐傻呵呵的。
“你还帮他省钱?让他带你去买块表嘛!你看你的手,多漂亮,就是空落落的。”
三尾一脸恨铁不成钢。
妖狐只是笑笑,不说话。
他心里清楚得很,大天狗现在处于热恋期,头脑发热得厉害,他不能让自己恃宠而骄,得稳住他的情绪,不是都这么说吗,来得快的,去得也快。
而且,在妖狐心里,真要装饰自己的手,百达翡丽也比不过一圈细细的指环。
他们在一起快一年的那个情人节,大天狗真的给他买了一枚戒指,妖狐很惊喜,也很克制。
“我觉得它跟你很配,就买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好像送给他的,只是一件衣服,一个包。
确实,对大天狗来说,送个戒指也不能代表什么,妖狐是明白的。
所以他回了句,“很漂亮,谢谢。”
然后把它戴在中指上。

妖狐曾经想过要和大天狗共度一生,后来觉得这是痴人说梦,也就没把这想法表现出来。
在遇到大天狗之前,他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运气全用在皮囊上了。
他是被爷爷独自带大的,爷爷是个两袖清风的老军医,儿子儿媳妇也是部队里的,结果,在和平年代,小概率事件降临到他们身上,一次演习中,不小心正面遭遇毒贩,两个人都没回来。
妖狐小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爸爸妈妈坐在一起,吃个饭,逛逛公园,如果他淘气了,爸爸可能要揍他,他会躲进妈妈的怀里。
而不是天天对着墙上的照片和功勋章发呆。
他偷偷藏了件衣服,那是妈妈走之前,忘记洗的,上面还残留着她暖暖的体香。
小小的妖狐,每天晚上都抱着那件衣服偷偷的哭。
后来被爷爷发现了,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样,拿去给他洗干净,放了学的妖狐回到家,一闻衣服上没了那个味道,哇哇大哭,怎么也哄不好,哭得快晕厥,后来哭累了才睡着。
第二天他说什么也不去学校了,在房间里翻来翻去,终于给他找到一个胖胖的深紫色小瓶子,里面原来装的液体都快干了,但是打开瓶盖,还是能闻到一点香味,他像宝贝一样收了起来。
恋母的孩子也会长大。小瓶子一直都留着,只是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看到就哭了。
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一路没心没肺的过下去,直到后来,他无意中看到一个香水瓶,跟那个瓶子一模一样,瞬间疯了似的问老板那个怎么卖,老板告诉他一个价格,他沉默了。
那不是当时的他能负担得起的。
于是他努力存钱,好不容易攒够了,欢天喜地的过去,却被告知,早就被卖掉了,而且那个版本快要停产,价格会越来越高,也更难买。
一颗种子,却在他心里种下了,暗暗发芽,野蛮生长。
他开始爱上买香水,尤其偏爱老香,带脂粉味焚香味儿的最好。
他搬去跟大天狗住,大天狗也被他的收藏吓了一跳。
“你怎么这么喜欢这种瓶瓶罐罐?”
他只当他是爱漂亮,就像虚荣心,人人都有,但是妖狐随他去,从没解释过这其中缘由。

妖狐刚开始跟大天狗在一起的时候,惶恐一度大于幸福。
因为他太完美了。
而小时候的经历,让他早早就明白了一句话,命运送你的礼物,每一件都标上的价格。
所以他对跟大天狗谈恋爱这件事,秘而不宣,除了几个特别亲近的人知道以外,他谁也没说。
但是,完美的事物是不存在的。
那是他们交往的一段时间以后发生的事,有一天,大天狗突然去他家,让他打开自己所有的社交软件,妖狐乖乖打开了,他一直都很听他的话,也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大天狗性格强势,两人没呆在一块儿的时候就喜欢查岗,但是妖狐问心无愧。
但是他没想到,大天狗能做到那个程度。
一脸铁青的大天狗,指着妖狐跟一个人的聊天记录,时间是两人还没认识的时候,妖狐跟妖琴师的一段对话。
妖琴师,是他们学校的一个传说,音乐奇才,小小年纪斩获大奖无数,妖狐偶然间得到他的联系方式,忍不住向他表达了崇拜之情,妖琴师也是得体的回应。
“这怎么了?”
妖狐一脸茫然。
“你不是说你没喜欢过别人吗?那这个人是谁?”
妖狐哭笑不得,给他解释了一遍。
大天狗黑着一张脸听完。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这有什么好说的?”
“你觉得这没什么好说的?这在你眼里不算个事?”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
他语气冷冷的,“你不是谁都不甩的吗?为什么偏偏对他这么特别?”
妖狐终于明白过来,这是吃醋了,而且,还吃得莫名其妙。
“因为大家对他都这个态度嘛,毕竟我们学校的名人。”
“哼!”大天狗语气极度不屑,“弹个破琴,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我也是拉破琴的。妖狐没敢说出来。
后来一段时间,大天狗一不高兴就拿这事出来跟他吵,妖狐也是一遍遍的解释,头都大了。
“真当自己是世界第一初恋了?难为你了,不过也是活该,都是你给惯的!”
三尾用口红戳他脑袋,继续补妆。
他俩算是青梅竹马,小学就认识了,三尾比他大一点,他一直拿她当姐姐看待,有什么事都跟她说。
刚开始的时候,她说妖狐是撞了大运,非洲人偷渡,后来她渐渐知道了这些事,也就不这么觉得了。她性格强势,最不喜欢被人编排,所以妖狐弱气成这样,让她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后来,妖狐渐渐的不跟三尾说大天狗了,怕她着急上火。
也是在认识大天狗之前,他玩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小鹿男的孩子,说他是孩子,一是他比妖狐年纪小,二是,他单纯得像一张白纸,性格非常温和,跟他说话,像喝一杯雪梨汁,清心润燥。
那次妖琴师事件,让大天狗对妖狐的社交管控更严,哪怕是他们在一起之前妖狐就认识的人,只要他觉得可疑,一律删除。妖狐社交其实很简单,而且好多人都没有联系,删也就删了。
“你玩游戏的呢?有没有给别人联系方式?”大天狗阴森森的一句,把妖狐吓到。
“没有。”
妖狐撒了谎,他跟小鹿男是有一点联系,他对这个乖孩子挺喜欢,但是,就是单纯的对美好事物的那种喜欢,所以存了点私心。
“没有最好。”
大天狗又补充,“我见过的人比你多多了,这世上,不安好心的大有人在,面对面的都不能相信,更不要说网上认识的。”
接下来,就是一通网络安全教育,不提也罢。

想起小鹿男,他点开对话框,给他发了个表情。
“妖狐哥哥,怎么啦?”
他一直这么叫妖狐。
“没事。”
“嗷。妖狐哥哥,你最近还好吧。”
“挺好的。”
“对了,我这个月底要走了。”
“走?你去哪?”
“我去留学呀。话说你还记不记得荒川?”
荒川是他们游戏里认识的,对小鹿男很好,小鹿男没空的时候,他就帮他打装备管号。
“记得。”
“我申请完学校才知道他也在那里,好巧啊!”
“那很好啊,互相有个照应。”
“是啊!”

过了有大概一个月,小鹿从来都静悄悄的朋友圈,突然发了一张照片,什么话也没说。照片上,清秀可爱的小鹿旁边,站着个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男人,眼神偷偷看着小鹿,藏不住深情。
妖狐直觉,这应该是荒川,虽然他没见过荒川。
他在照片下面点了个赞。

妖狐他们小区里,有一个孩子很出名,叫做山兔。
那个孩子长得白净可爱,不认生,谁都能跟她玩,声音嗲嗲的,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妖狐也是。
他没事干,常常去小花园找她玩,有时候还送她点小东西。
“就是那个孩子。”
有一天,大天狗难得空闲,带妖狐去看电影,路过花园,妖狐指指蹦蹦跳跳的小山兔。
“她超级可爱的,看见我总喜欢让我抱她!”
“你喜欢孩子吗?”
“嗯!”
妖狐点点头。
“你呢?”
大天狗笑笑,不说话。
有一天,他又去跟山兔玩,看到她手上带了个小小的手链,把她抱在大腿上,摸摸那根手链,“兔兔的手链好漂亮哦,是姑姑给你的吗?”
“不是哟!是个好好看的大哥哥!”
“好好看的大哥哥,有多好看啊?有妖狐哥哥好看吗?”
“呃。。。”山兔皱起眉头,大大的眼睛思索着,看起来很苦恼。
妖狐被她的样子逗笑了。
“那个大哥哥,眼睛蓝蓝的,个子那——么高。”山兔很认真的给他比划了一下。
晚上跟大天狗吃完饭,妖狐在厨房洗碗。
“给小孩子买限量版手链,不怕太招摇吗?”
妖狐没有回头去看大天狗的脸。
“你这是吃醋了吗?那我也给你买一条。”
他也不否认,一双手就从后面环过来。
“我只是不知道你居然喜欢小孩子。”
把头侧过去,给他一个吻。喜欢孩子的男人,妖狐是很有好感的。
晚上,大天狗睡着了,妖狐还醒着,他看着枕边人的脸。紧抿的嘴唇,高挺的鼻梁,雕塑一样完美的脸型,还有他最爱的那双不管是深情还是冷酷的时候,都像大海一样的蓝眼睛,如果他有个孩子,那该是多么漂亮。
但是,如果妖狐跟他在一起,他们就永远都不可能有孩子。
妖狐的心情,一下变得非常忧伤。

大天狗时不时要出差,妖狐给他整理好行李,把晕机药放在一个好拿的地方。
他晕机晕得厉害,以前能不坐飞机就不坐,尽量减少出差,后来妖狐不停帮他买回各种晕机药,终于发现了一种进口的对他有用,从此以后,家里至少屯着五瓶。
他走的那天,刚好是万圣节,妖狐去附近超市买东西,收到传单,晚上中心商业街搞活动,百鬼夜行。
其实就是cosplay,妖狐以前也看看,后来大天狗说这么大个人还看那个,太幼稚,他也就慢慢淡下来。
不过今天他刚好不在,妖狐想着反正也不知道晚上吃什么,干脆去那里吃饭,顺便走走。
在家瘫到肚子开始有点饿,随随便便套了件衣服就出门了。
到了那家小小的日料店,点了些很平常的东西吃起来。
他跟大天狗偶尔也会吃,只是去的店都贵死人,一个人想吃日料的时候,他一定会来这家小店,人不算少,但是不吵闹,大家基本上安安静静的吃,东西非常新鲜,看得出老板是用心经营。
那天他还点了店里自酿的梅酒,酸酸甜甜,他很喜欢,喝了两瓶。
吃完有点晕乎乎,该是后劲上来了,在酒精作用下,他的心有一点点兴奋,脸上不由自主笑嘻嘻的。
在活动现场的小摊前,他随便买了个面具带上。
这里人比他想象的要多,大家都拿着各种工具拍照,他不想被人拍到,至少不要被拍到脸。
他想一个游客一样,在人群中逛来逛去,看见一个一身黑衣,表情有点严肃,手上牵着一只小狗的男人。
他走过去逗狗玩,那狗也不认生,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手,把头拱过去给他摸。
“它好像很喜欢你,怎么样,要不要牵牵看?”男人把牵引绳递给他。
“可以吗?”
黑衣男点点头,“你力气够大就行。”
不就是一条小狗吗,妖狐想。
但是马上就被打脸了,那狗狗虽然小,但是像个牛犊,拉着他从街头跑到街尾,在一家咖啡店停下。
妖狐跑得有点喘,男人慢悠悠走上来,拍拍他肩膀笑了。
“哈哈,大兄弟还好吧!”
“这有什么,没事!”
妖狐也很开心,这段时间他心事重重,没想到在陌生人面前,反而开怀起来。
然后一个穿白衣服面容恬静的男人从咖啡店出来,手上拿着个幡子,黑衣男忙跑上去,接过那个幡子,买了一杯饮料给他,笑得很宠溺。
“小黑,大家都看着呢,怪难为情的。”他嘴上嗔怪,但是眼睛里的甜蜜都要溢出来。
妖狐突然就想起大天狗,他从来不懂体贴为何物想做什么事也不会问他的意见,跟他说话永远都是祈使句。
曾经有一次,大天狗又因为一点小事跟他发火,他生气的时候很吓人,多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事后也从不道歉,妖狐眼泪浅,经常被他骂哭。
“你只有对我是这个样子!你应该找一个跟你一样的人,让你也试试这种感觉!”
“可笑!”他满脸鄙夷,看都不看妖狐一眼,“你错了,我对谁都是这个样子,你以为换了别人,我会舔着脸对他体贴,变成暖男了?我告诉你,我比你想象的要更自私。”
“汪汪!”突然,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跑出来,抱住那只狗狗,她的脸涂得白白的,额头贴着一道符。
她看到了旁边的妖狐。
“大哥哥,这是汪汪,你喜欢他吗?”
“嗯,喜欢。”
妖狐也很喜欢小动物,原来他一直都住校,没法养,后来跟大天狗在一起。他有轻微洁癖,养不了宠物。
“那我们带他去玩好不好!”
这小姑娘还真是自来熟,妖狐想,但是挺可爱。
“好。”
她跟妖狐说,她叫跳跳妹妹,她有两个哥哥,大哥叫跳跳哥哥,二哥叫跳跳弟弟。
听上去,是很活泼的一家人。
事实确实如此,一路上,跳跳妹妹不停的跟这个打个招呼,跟那个拍张照片,她还跟妖狐介绍大家,好像一条街都是她的熟人。
妖狐特别慢热,慢热得有点冷漠,只有三尾跟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深交,但是他恋爱了以后,三尾都见得少了,气得她说妖狐是重色轻友。
精力旺盛的跳跳妹妹终于找了个地方坐下,妖狐觉得,她可能是见自己走得太慢。
他给她买了个冰淇淋,她甜甜的说谢谢。
“大哥哥,等下有表演哦!我们一起去看吧!”
妖狐看看时间,大天狗应该快下飞机了,他得给他打个电话,但是不能在这里,不然,他又会被问很久的【这么晚了你干嘛还不回家跟谁在一起】。
“我得走了。”妖狐站起来,准备告辞。
“大哥哥,现在活动才弄到一半耶,你的爸爸妈妈管得很严吗?”
“呃,算是吧。”大天狗确实像个严厉的父亲。
“那,大哥哥可不可以给我个电话?或者微信?其他的什么也可以,我喜欢和大哥哥你玩!”
年纪不大的孩子,说话还真直接,妖狐被她的热情惊讶到,但是并不反感。
当然是不行的,因为大天狗会不高兴。
“那个就算了,拜拜。”
妖狐不忍看跳跳妹妹失望的脸,匆匆离开,但是又折回去,取下脸上的面具放到她手上。
“给你。”

回到家,他第一时间给大天狗打电话,通了,应该刚下飞机。
“喂。”
“喂,你刚到?”
“是啊,刚到酒店,想跟你说一声,你就打来了。”
“这算是心有灵犀?”
电话那头传来轻轻的笑声,“你在家?”
“嗯。”
“那早点洗澡休息吧,别磨蹭了。”
“好吧,你也是。”
“嗯,晚安。”
“晚安。”

大天狗没两天就回来了,但是一直很忙,有时候能回家吃个饭,但是马上又出门了,等到再回来,常常都是凌晨。
转眼快到圣诞节,平安夜的一大早,他又要飞了,妖狐睡眼惺忪送他出门。
“一路顺风。”
“在家听话。”
妖狐想,自己什么时候不听话了?
那天他哪也没去,达摩都去过节了,没人做饭,他就自己随便弄点吃的,躺着看《真爱至上》。
晚饭时间,弄了个小火锅,拍给大天狗看,但是他一直没回复。
八点多,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他,接得很快,不过语气不耐烦。
“睡觉,别闹。”然后挂了。
妖狐慢悠悠的把桌子收拾干净,打开水龙头给浴缸灌满水,泡进去,泡得浑身像煮熟的虾子一样才爬起来。
晚上他自己躺在床上,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回,大天狗也是很快就回来了,进门把箱子丢给他,让他把里面一份文件拿出来,然后把衣服拿去洗。
妖狐刚帮他把文件找出来,手机亮了,原来是个推送,内容挺有趣,他多看了一会儿,大天狗刚好换了衣服下来了,看到文件被扔到一边,衣服满地都是,妖狐看着手机在傻笑,一下子就发火了。
“我让你做的事你干嘛不做?”声音夹杂着怒火,妖狐忙把手机收起来,去收拾残局。
但是大天狗好像很生气,一直跟在他旁边吼,说来说去都是那些讲了八百遍的话,说他什么都干不好,什么都不会干,妖狐听得耳朵都起茧。
他早就习惯了,以前觉得很委屈,后来这种情况发生得越来越多,他的皮已经厚了不少。
但是他越说越起劲,话开始渐渐变得刺耳。
“我怎么就喜欢你了?”
这话他不是头一次从大天狗嘴里说出来,每次听到他都会哭,这回却没有。
他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好累。
“我想回趟家。”
说完,也不管他脸上的表情,收拾了一点必需品回去了。
他们以前吵架,妖狐也常常回家,但是大天狗每次都坚持送他,送着送着,不小心就和好了,几次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套路。
但是这次没有,直到他回到家,大天狗都没有开着车追出来,电话也静悄悄的。
也许是完了吧,妖狐想。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倒是一觉睡到天亮。

晚上睡得好,第二天就起得早。爷爷打完太极回来,他刚醒,看到爷爷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叉烧包。
是妖狐最喜欢的那家,他爬起来,脸不洗牙不刷的就狼吞虎咽,爷爷说细嚼慢咽,就去喂金鱼了。
“怎么突然回来了,又吵架了?”
爷爷端杯茶,坐到他身边。
“不是,是分手了。”
爷爷呵呵一笑,“这话我听了一百遍了,真分了再跟我说。”
“真的,骗你干嘛!”
“每次都这样,过两天又回去了。”
“这回我住到天荒地老!”
“怎么?你脾气不好,惹人家生气了?”
“哪有,我。。。”
话到一半不说了,确实,在爷爷眼里他确实是个有点任性的孩子,小的时候非要考音乐学院,长大了不管不顾的要跟大天狗在一起。
“我喜欢他!”当时的妖狐,一遍遍跟爷爷说这句话,毕竟是唯一的孙子和亲人了,爷爷没办法,叹口气,摸摸他的头。
“傻孩子。”
然后就随他去了。
妖狐从来也不敢跟爷爷说吵架的种种细节,怕他伤心。
“反正你回来,我是高兴的。缺钱花吗?”
每次回来都被问相同的话,不过也是,在老人家的眼里,妖狐这么久不工作,应该是一穷二白。
“不缺不缺!”
条件反射的摆摆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跟大天狗分了手,可不就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吗。
算了,去找个工作吧。
兜里有个硬邦邦的东西,咯了他一下,掏出来一看,是大天狗之前就他的卡。

他在家呆了几天,想着过些日子回去把卡还给他,突然接到三尾电话。
三尾平时很忙,也是个空中飞人,不太容易见到面。
“三尾姐!”
“崽。。。”
三尾叫着他的小名,声音轻飘飘,完全不像平时的中气十足。
“怎么了?”妖狐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在哪?能不能来医院接我一下?”
妖狐挂了电话就开车往医院赶,还闯了红灯。
见到三尾,精致的妆容掩饰不了她苍白的脸色,妖狐走过去,她像孩子一样抓住他。
“怎么回事?”
“崽。”
三尾有点颤抖,“医生说,我可能得了癌症。。。”

好不容易把三尾哄睡,也是大半夜了。
妖狐坐在她家的沙发上,三尾有至亲是因为那个绝症走的,没想到现在。
一定要带她再去检查一下,说不定是误诊。
妖狐打定主意。
第二天,他拖着三尾就去了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哪怕买高价的黄牛号,做最全面的检查,一定一定把误差降到最低。
“姐,没事的,一定是误诊。”
他给她一个笃定的眼神。
他的三尾姐姐,表面上是个风光漂亮的女强人,实际上,个中心酸妖狐都知道,只是她从来不屑于表露,这样就更让他心疼。
以后我来照顾你,他心里这么下决心。
三尾的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雪女】。
这个人,妖狐听她说过,是她曾经接待过的客户,家乡冰天雪地,人也很面瘫,话很少,对三尾表现过好感,但是她太内向了,虽然三尾觉得她人还不错,不过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她相处,就脚底抹油了。
三尾把电话给妖狐,让他接,做了一天的检查,身心疲惫,话都没力气说了。
“喂,你好。”
可能雪女没料到会是个男人,她沉默了一下。
“你好。”
“你找三尾姐有事吗?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她怎么了?”
“我们在医院。”
“她出什么事了?哪家医院?”
妖狐告诉了她医院名字,电话就被挂断了。
“她很闷吧。”
三尾声音很小,妖狐得竖着耳朵听。
“还好。”
雪女说话的声音和风格,让他想起正常情况下的大天狗。
“她对我挺好的,只是,你也知道,当时我做得有多绝,后来想起她的好来,只是也不好意思再联系了。”
她笑了,三尾笑的时候最好看。
“那她还会主动联系你?”
“是啊,她每次打电话过来,打完招呼就没下文了,我不说话,她就不说话,但是也不挂断,就那么放着,直到我有电话进来。”
“真有情趣。”妖狐的脸也稍稍舒展,“你后悔过吗?”
“后悔,也不后悔。”
“为什么?”
“她确实是个好人,我却错过了,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没在一起也好,免得拖累她。”
“阿姐。”妖狐很心疼,“我说了这肯定是误诊。”
“三尾。”
清冷的女声在他们耳边响起,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姑娘站在他们面前。
是雪女,三尾给她看过照片。
“你怎么来了?”
“我来办点事,你病了?”
“三尾姐她。。。”
“阿崽。”
三尾一个眼神制止了他。
雪女指指他们身后的那块牌子,“肿瘤?”
妖狐和三尾面面相觑,都感觉自己很蠢。
“我没事,应该是误诊。。。”
三尾说得很心虚。
“那他有没有让你通知家属?”
妖狐震惊,这雪女,不按常理出牌啊!
见三尾脸色有点不对,妖狐想说点什么好不那么尴尬,雪女突然单膝蹲下,拉住三尾的手。
“没事,我来当你家属,饿了吧,想吃什么?”
不伦不类的告白,让三尾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哭得梨花带雨。

结果出来还得有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雪女带着三尾到处吃吃喝喝,以前她老是说减肥,错过了很多美味,雪女说,要帮她全部补回来。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三尾迅速的胖了几斤。
“胖点好看,胸大。”
妖狐已经习惯雪女面无表情语出惊人了,他们仨坐在一起吃雪糕,准备等下陪三尾去医院拿结果。
“没事,拿了就出来,那家店不留位的。”
“好。”
他俩在门口看着三尾的背影,就好像刘胡兰。
“啊!”
她进去不久,里面就发出一声尖叫。门外的妖狐和雪女踢开门冲进去。
“怎么了怎么了?”妖狐晃着三尾的肩膀。
“医,医生说”
“说什么?”
“医生说。。。”
“说了啥?”
“良性!去楼下交钱等手术!”
一声爆喝在他们身边炸响,娇小的高马尾女医生提溜起他们的领子一个个扔出去。

跟她们疯到很晚,后来还是妖狐提醒她俩说三尾姐要好好保养身体不能弄太晚,才终于回家。
在酒吧的时候觉得很累,回家躺在床上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脑子里都是三尾喝得醉醺醺的跟他说的话。
“阿崽,人生苦短,不要让自己太后悔。”
后悔了吗?妖狐摇摇头。
或许这样更好,他回来的这段时间确认了一件事,他还是爱着大天狗的,只是爱不起了。
他翻出柜子里的那瓶香水,这是后来买的,深紫色胖胖的瓶子。其实妈妈并不爱用香水,唯一的那瓶,是她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的,她也不怎么舍得用,每次只沾一点点。
老香特有的焚香味,浓墨重彩,带着淡淡温柔。
他没有告诉大天狗他热爱香水的原因,他固执的想要留住妈妈的温柔,固执的想要当个孩子,固执的,想要一个家。
他看大天狗,就像朝圣的人,翻越千山万水,终于见到了那尊漆金神像,三拜九叩以后,转身离开。
他回到他的红尘之中,他继续高居庙堂,俯瞰众生。

第二天早上,他起床,爷爷在看早间新闻。
“今日,黑晴明集团欲意收购爱宕山大部分股份,据报道,此计划于三月前开始实施。。。”
“锅里有叉烧包。”
爷爷喊了一声,没人回答。
“崽不是起来了吗?”

妖狐开了车就往大天狗家赶。
三月前,刚好就是万圣节的时候。
他压力很大,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
妖狐不停的超车闯红灯,一路狂飙过去。
进了家门,一眼看到桌上放着一副碗筷,走进厨房,案板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番茄、蛋壳和菜刀,刀口上有深红色。
妖狐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回头看到大天狗站在门边看着他。
他俩谁都不说话,就这么对视着。
“你回来了。”
片刻,大天狗开了口。
“嗯,回来看看你。”
“不走了?”
妖狐没有回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到他那样子,大天狗一下激动起来,走向他的脚步都有些不稳。
“别离开我。”
他把头埋在妖狐颈边,像孩子依恋母亲。
“嗯,好。”
妖狐轻轻拥着他。

这之后,爱宕山的危机被化解掉了,具体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大贵族源博雅暗中帮助,也有人说是酒吞茨木跟大天狗联手合作。
“怎么都忘了老娘?”
阎魔往嘴里猛灌酒,判官在一旁安慰。
“怎么?舍不得让你的小宝贝儿喝啊?”
大天狗帮妖狐挡酒,遭到酒吞嘲笑。
“我陪你就行了,来!”
大天狗又喝下一大杯。
“切!”

大天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醒来的时候头很疼,翻了个身,旁边空空的。
“小狐狸,我想喝水。。。”
没人应他。
“狐狸?妖狐?”
他也许是没听到吧。
“妖狐!”
声音很大,房间里还是安安静静的。
“别闹了快出来!”
他跑遍房里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妖狐的身影。
“别闹了。。。”

半年以来,大天狗忙完自己的事,就往妖狐家跑,爷爷的鱼缸都给换了好几个。
“爷爷我来了!”
一到门口,大天狗就喊起来。
“小伙子我真不要鱼缸了!”
说着就要关门。
“等等爷爷!”
大天狗用力抵住门,“拜托,您就告诉我他在哪!”
“哎!”
爷爷拿了个手机,递给大天狗。
“自己看!”
大天狗打开手机,里面有一个视频,视频里,妖狐在人群中演奏二胡,姿势像弹贝斯,他头发绑起来一半,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挡不住风华,曲子很明快,仔细一听,竟然是《今天你要嫁给我》,末了,他施个礼,姿态优雅。
“这是哪里!”
“他说了我也不记得,外国地名难记得很,只是听他说,那个地方快被淹了,想去看看。。。”
大天狗掏出手机吼:“给我定去威尼斯的机票!我要最快的!”

一曲终了,人群爆发出掌声,妖狐冲他们行个礼,拿起放在地上的帽子,里面除了钱,还有不少玫瑰花。
他把玫瑰花留下,钱他拿去买了食物,分给流浪汉,自己留下一些,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就吃了起来。
“能给我演奏一曲吗?”
低沉好听的男声从他身后传来。
“不能,今天打烊了,明天请早。”
妖狐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我多给你钱。”
“不要。”
“那这个呢?”
一只手伸到妖狐面前,拿着一枚戒指。
“说吧,想听什么?”
妖狐正正运势,还不忘擦一下嘴巴,手背上被抹上了酱汁和面包渣。
大天狗笑得眼睛弯弯。
“你不知道的事。”
“废话,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是说,我要听《你不知道的事》。”
“哦。”

“传说,以前威尼斯的死刑犯被押送刑场,都要经过叹息桥,这些临死之人,被它的美所震撼,会发出叹息。”
妖狐把手上的啤酒分一瓶给大天狗,然后自顾自喝起来。
“那如果他们见了你,是不是得叫你叹息狐?”
“。。。你这个笑话好冷。”
“我本来就没什么幽默感嘛,将就一下吧。”
“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原谅你了。”
大天狗把那枚戒指带到妖狐左手无名指上,“那你愿不愿意看在我好看的份上嫁给我?”
“半年不见,脸皮怎么变厚了?”脸别到一边,却掩饰不住娇羞。
大天狗伸出手,把妖狐的脸转向自己,他的手上,也是同款戒指,
“因为,脸皮太薄追不到媳妇儿啊。”
一个吻,轻柔的落在妖狐唇上。
桥下水面上,倒映着两人的身影,身后,月光温柔,满天繁星。






评论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