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SI

[酒茨 晴博]学无止境(完结重发 教学相长番外)

💝

Dreamed:

红叶提及。无红叶CP向。现代偏现实,不算美好的故事。






“晴明离婚了。原因是出柜,和他曾经的一个学生。”一直沉默到喝完第三杯酒,红叶终于开口。


“……”酒吞愣了一下,竟是下意识瞟了一眼不远处的茨木,对方正在和几个同学说说笑笑,看起来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他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来。


红叶晃着酒杯,透明的液体在里面打着转,这酒不错,挂杯持久,香气绵长,就是烈了些。


“像是追逐了十几年的梦一下子碎成泡沫,还是无色无味那种,一点念想都不给我留。”红叶自嘲的笑笑,喝掉残酒,又倒了一杯。


酒吞搜肠刮肚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话,干巴巴的说:“你会遇到更好的。”


“遇到什么人又能怎样?悖德者会有幸福吗?”


酒吞没答话。红叶又笑,手支着下颌,嘴唇贴在杯沿,艳丽的口红留下模糊的痕迹,酒液平面被一滴一滴打碎,看得酒吞心惊。


 


聚会的最后是酒吞和茨木一起送红叶回去。


茨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对红叶喝醉的事情一句都没多问。红叶一路都靠在茨木身上,他低头看了看她被哭花了的妆,抬手揽着红叶的肩膀。酒吞迟疑了一下,没说话。茨木的右手尚未完全恢复,医生说以后都要小心使用——仅仅扶一扶大概是没关系的吧,毕竟,这时候,其实谁也给不了红叶什么实质助力。


下了车,酒吞把红叶接过去,半扶半抱的一直送到沙发躺下,看她沉沉睡去,茨木把水杯放好,又把被子拿过来。


住处距离不远,两个人决定步行回去。


 


“红叶她……失恋了。”


“嗯。”


酒吞突然有些惶恐。关于安倍晴明的事,他都是听红叶说的,如何温文尔雅如何耐心体贴如何波澜不惊的一个人,所以到底是遇到了怎样的惊心动魄,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自己的前途?学生的未来?他想过吗?


一个月前和茨木互通心意做出决定时已消散的顾虑,此时又化成挥之不去的阴霾笼罩着酒吞。


茨木突然伸手拉着他,出乎酒吞的意料。两个人在外面历来是顾虑的,牵手这种事,若是被人看到,难免有些闲话。但此时,他也任由感情胜过理智,稳稳的回握过去。


在电梯里,茨木就迫不及待的凑过来吻他,似乎感受到他的不安,左臂紧紧的拥着他的背,力道像是恨不得两个人能合在一起。


还没进门,酒吞已经把茨木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一半,门在茨木背后关上的瞬间,酒吞就把他压在墙面上,手探进衣服下摆摩挲着他敏感的侧腰。


 


“源博雅。”


酒吞没想到这种时候茨木嘴里会冒出其他男人的名字,吓了一跳。


“今年的大一新生。红叶姐喜欢的那个男人,安倍晴明,源博雅之前是他的学生。”


“你是说……?”


“对,他就是安倍晴明出柜和离婚的原因。”


“你怎么知道这种事?”


“他来交材料,无意中撞见了你和我在办公室……之后有时就会来找我闲聊。”


酒吞哭笑不得,“然后呢?你们就交换各自和老师的故事?”


 


酒吞第一次亲眼见到那个叫做“源博雅”的孩子,就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茨木会和他合得来。


他实在和曾经的茨木很相像,结合了不谙世事的单纯和无所畏惧的勇敢,像是刚跨入丛林的小狮子,看到蝴蝶要扑一扑,看到毒蛇也要斗一斗。


茨木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故事给他讲了七七八八,除了婚姻的问题,那两人在一起的过程和自己与茨木十分接近,这种心态令酒吞徒增了几分罪恶感。自己也好,安倍晴明也好,也许都是在这沉寂死水般的地方等待溺亡,结果遇到了自己的生命之火,就忍不住生出了欲望之光。


而对方,还年轻得令人嫉妒,也令人心疼。


在那之后每一次的肌肤相贴身体交缠,酒吞都不免想起红叶所说的“悖德”,其中的涵义使他颤抖,却又生出些莫名的兴奋。精疲力尽之下,茨木沉沉睡去,他就看着那年轻的脸走神。


茨木完全没有被受伤的事困扰,依然跑前跑后,尽职尽责当好助教,反而是酒吞总怕这怕那,盯着他不要乱来。茨木不愿撒谎,之前相亲的事并未向导师汇报情况。但导师颇为满意的多次向其他学生们八卦,说茨木最近一定是恋爱了,去他那儿汇报学习进度的时候还会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机,一边看一边不自觉微笑,顺带批评了一下酒吞和红叶依然没着落的马拉松式恋爱。酒吞苦笑着,教授您要是知道茨木用左手笨拙聊天的对象是我……呵呵。


日子若是一直这样过,倒也不错,虽然不免有几分自欺欺人,但又有几个人是活在真实中的呢?


 


只是没想到,虚伪的平静却是被与己无关的事情打破的。


这天还没上课,不远处的其他教室突然喧哗起来,自己教室中的学生也望着窗外指指点点,茨木好奇的凑上前,从23层看下去,停车场的多辆警车和一看就是政要人物乘坐的全黑色防弹轿车占据了最显眼的角落。


“这是拍戏吗?”酒吞走到茨木旁边,皱着眉。


“不是,隔壁班都疯狂了,今年新生里有个叫源博雅的,是那位大人物的孙子……”


“哪位大人物?”有人打断说话的学生。


“就那位呗,还有谁姓这个?”


众人恍然大悟,催着八卦的那人继续说。


“听说是同性恋,还是和自己的高中老师。因为这个和家里闹翻了还要断绝关系,这次是他家人来学校堵人。”


酒吞下意识瞥了一眼茨木,茨木没看他,低头抿了抿嘴又看向下面的各色表情:“要上课了同学们,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节课终究没上成。走廊上的喧哗声太大,学生们心不在焉的纷纷想溜出去看热闹。


 


“博雅!你简直是胡闹!现在就跟我们回去,再也不许联系你那个什么老师!现在的老师真是毫无师德!”


“我不回去。我和晴明也没有错。”


“你对得起你的姓氏吗?!”


“我可以不要这个姓氏。”


“啪”。清脆的耳光声。


酒吞和茨木对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也走出门。


 


电视上偶尔会见到的那位尊贵无比的夫人,正扯着儿子的衣服骂他,周边的学生有好事者掏出手机,被保镖压了下去,同时驱赶着围观的人。


茨木刚想上前,一个两人都熟悉的身影抢了先。


“夫人,这里是校园。请注意影响。”


“这是我自家的事情,外人不要插手。”


红叶坚定的把源博雅护在身后,“在学校,您才是外人,这是我的学生,我是他的老师。”


 


“请您不要告知安倍老师。”


毕竟是贵族家庭出身的孩子,起身鞠躬的角度都这么完美。酒吞忍不住想。


“刚才还晴明晴明的叫着,怎么这会儿变成安倍老师了?”红叶的态度说不上客气。


源博雅红了脸,之前被掌掴的脸颊还留有痕迹。“我不想在母亲面前这样叫他,会令她更生气。”


四个人现在坐在附近小咖啡馆的单间里,灯光昏暗,酒吞甚至看不清身边红叶的表情。


源博雅有些困窘,对红叶道过谢之后就有些结结巴巴。显然,他对红叶和安倍晴明的事情也并非全无所知。


红叶低了头,用吸管搅着劣质的咖啡,“源博雅。你年纪还小,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博雅皱起眉,“晴明那么优秀,都不怕失去已有的,我一无所有,有什么可怕的?”


这话一出口,别说红叶,酒吞都吃了一惊。


“权势、地位、金钱,那些从来都不是我的。我喜欢的是安倍晴明这个人,我只拥有他。”


酒吞往后倒了倒,把自己更多的隐藏在阴影里。他突然有点羞愧。茨木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似乎在渴求得到什么问题的解答,而酒吞也许还未做好给出答案的准备。


红叶愣了半天,紧握着杯耳的手指放松了下来。“我明白安倍老师为什么会选择你这样的小孩子了。”


“我不是小孩子!”


红叶盯着博雅,摇摇头,无奈的笑了,“只有小孩子才会说这种话。好,我可以不告诉他。但这件事闹到全校皆知,你觉得他有可能不知道吗?”


博雅的肩膀沮丧的塌了下去。“我就是不想给他添麻烦。已经造成他很多困扰了。”


谁都没预料到,红叶突然抬手揉乱了博雅的头发,“笨蛋。两个人的事情就该两个人去面对,一个人能解决什么?!”


“红叶老师……”


“在学校外不许叫我老师!都把我叫老了!我警告你,源博雅,我可没放弃晴明,要是你有任何松懈,我随时会把他抢过来!”


“可是红叶学姐,你不是一直是单恋……好疼!”


酒吞看着呲牙咧嘴的茨木,低头看了一眼,红叶今天的高跟鞋跟也是这么尖……


 


回到家,两个人对着茨木的脚看了半天。


“红叶学姐还真狠啊……”


“谁让你戳人伤疤。活该。”说是这么说,酒吞还是找了一双软面拖鞋给他。


茨木抬脚作势踢他下身,“我就是说实话而已。”


酒吞抓住他脚踝,“实话才伤人。”
“……”茨木突然不说话了,和在咖啡店一样的目光,紧紧盯着酒吞。


终于,还是来了。


 


“老师会害怕吗?被别人知道我们的事。”


“……”


“我知道你其实是担心我。”


酒吞苦笑,“不,我只是胆怯。我不想因为这个,毁了你的前途。茨木。你和源博雅不同。他不想擎受家族带来的优渥,但这最多就是让他回归一个普通人的状态,你能拥有今天,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若是因为这个身份,就要平白无故遭受不公平待遇,我不甘心,也不能接受。”


“所以呢……?”


“我想过了。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就都说是我的问题。你年纪小,又为我受了伤,舆论肯定会倾向于你……”


茨木狠狠一脚反踢在酒吞的腿弯,他没防备,直接倒在床上。


“酒吞!”茨木气势十足的跨坐在他身上,“红叶学姐今天说的话,你听了就没什么想法?!”


酒吞伸手摸摸他受伤的手臂,“比起能在一起,我更在意的是你。”


茨木似乎被他的话噎到,顿了一下,随后就恶狠狠地亲了下来。


 


可看可不看反正很破的车链接:


http://m.weibo.cn/5686241510/4066670698080682


 


“我不会让老师被迫向任何人低头。特别是因为我。”


“我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你,特别是因为我。”


所以,我们都是傻瓜。


阻止人与人在一起的,往往并不是相爱与否。


家中催婚的电话打过来时,薄薄的一扇门挡不住什么秘密,茨木看起来若无其事的表情背后藏着什么,酒吞只是不想去思考。经常借故来办公室找“依然单身的”茨木闲聊的小姑娘们脸上那强烈期盼,酒吞也不是看不到,他也不想去思考。


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事情,终于将之前两人不想提及的问题摊在了台面上。


 


两个人躺在床上,懒得去收拾一片狼藉。


“老师。只要你需要我,即使以后你会结婚、会……”酒吞伸手捂住他的嘴。


“你希望吗?”


茨木在他手下面慢慢的摇头。


“那我便不会。”酒吞放开手,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


“我没有家,也无法想象和并非相爱的人成立家庭。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生下会被遗弃的孩子,为什么会殴打收养的孩子发泄,为什么以排挤欺负弱小的同学为乐?为什么别人生而拥有的,我奋力也得不到。活着的价值在哪里,我一直浑浑噩噩。酒吞,你是让我第一次发觉人生意义的存在,你知道吗?只要你需要我,只要你需要我。”


酒吞看着这个,在别人面前几乎永远是自信笑着的孩子,在他面前无声的落泪。


 


“茨木,你会有一个家,我们会有一个家。”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酒吞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后来?


后来,安倍晴明辞职了,当了全职的小说家,签售会上,他说,“讲故事给别人听是我儿时的愿望。”


后来,源博雅的祖父亲自签署了特别区对同性伴侣的许可草案,虽然发布会上他的笑容带着几分政客的勉强。


后来,酒吞向父母坦白两人目前的情况被赶出来的半年后,母亲来电话说新年回来吃个饭吧,带着你那个……小朋友。


后来,茨木对导师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辜负了您的好意,导师看一眼他手上和酒吞同款的戒指,叹口气,“真是傻孩子啊。”


 


再后来?


再后来,晴明和博雅合著的自传体小说里,博雅回忆了高中时,家族中的长辈买凶杀人,他被晴明所救的过往;晴明调侃了博雅为了学做饭险些把自家厨房炸了的经历。


再后来,酒吞和茨木选了一个带园圃的小房子,酒吞坚持要养两条狗,但汪星人只会对着茨木摇尾巴;茨木非常想收养附近的流浪猫,却因为那喵只肯让酒吞撸毛而作罢。


 


亲爱的,这世界并不美好,也并不残酷。


 


番外全文完。


 


 


 


终于还是写了这个不讨喜的故事。


原本不太敢触及现代非架空正剧,特别是校园题材,因为过于接近现实所以没办法掌控自己的心态和故事的走向。生活中直接或间接认识几个取向为同的男性朋友,有意或无意了解过一些讲述者本人以及传了不知道几手的故事,有感人的、有美好的,有丑陋的、有血腥的,更多还是对现实的无奈与妥协。


阻止人与人在一起的,往往并不是相爱与否。


 


我想要的故事里并没有明确的是非对错,人本来就是复杂的动物,在多方夹缝里把自己扭曲成奇怪的形状依然要活着,爱与痛从来都是相伴相生。


并不是说我自己不喜欢这样的故事,相反,我大概是太喜欢了,所以反而很畏惧,但既然写了,就还是为自己写完吧。写一写我心中虽然不美好,但也不残酷的这个现实的世界。


 


附上一首我很喜欢的海子的诗。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阳


 


然而,写下这样诗句的人,最后自杀了。



评论

热度(333)